您现在的位置:文墨精要 >> 文秘工作 >> 业务性工作 >> 文稿撰拟

从《啥是佩奇》中学写作

以稿换稿 作者:昭昭  发布:2019年01月09日  阅读: 次 【小字 大字

扫 码 阅 读

《啥是佩奇》是张大鹏执导的贺岁片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先导片,在刚刚播出之后,就形成了病毒式的传播。起初,我在公众号上以及一些新闻头条上,经常看到这四个字“啥是佩奇”,但我并没有点开去看。因为我知道这是一部动画片啊,我很熟悉,甚至可以说我很喜欢。因为我的小外甥女,每当她看《小猪佩奇》时总是能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不用令我担心,她会跑哪来去了。

有一日,难得空闲,我便打开爱奇艺看看有什么电影可看,这时爱奇艺的首页也推荐了《啥是佩奇》。一看只有5分钟多一点,便想着看看到底是什么名堂。很多人说,看完《啥是佩奇》这则短片落泪了,但是我并没有,不过感触也良多。我稍稍思索了一下这则短片,发现有不少的地方值得学习。虽然比较浅薄,但还是想谈谈。

一、选材与标题之妙

我们首先抛却《啥是佩奇》作为先导片的这一“身份”,其实佩奇本身就是一个热门话题。选择一个热门的话题去制造话题,会让观者有亲切感,内心会有想法去一窥究竟。但是选择热门的话题,本身也是一种危险的选择。例如,在作文中选取众人常用的素材,便很难创造出新意。但如果在其中形成突破,那么可能会形成双重效应。一个是亲近感,一个是新意。所以素材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,重点是如何切合题目去发挥。

再看标题。初看标题,它首先就制造了一个悬念,这个悬念就是到底啥是佩奇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对于佩奇,他们是熟识的。但是短片还要去解答这个问题,这不合常规,反而引起观众更大的好奇心。其二,佩奇在短片中,只是一个符号,它象征多个含义,有深有浅。其三,佩奇是短片的线索。全文就是围绕寻找“啥是佩奇”这个问题的答案展开的。抛开短片本身,单单“啥是佩奇”这个标题,就是一个可取的题目。

二、故事情节的一波三折

这则短片之所以能形成如此之大的话题,正是因为短片中的故事情节设计得非常巧妙。

快过年了,农村老汉李玉宝艰难地给儿子和孙子打电话,问孙子什么时候回来过年,想要点啥。这时孙子在电话另一头回应:“佩奇”。

可正是因为信号不好,使得这个问题成为了巨大的悬念。李玉宝首先想到的是去查字典,可字典里偏偏没有“佩奇”的解释。他开始慌了,因为他找不到答案。他找不到答案,就给不了孙子想要的东西。随后,他便开始了在村子中寻找。在这一过程中,可谓是融入了全村人的智慧。使得这一主要情节得以展开,原因有二,一是信号差,二是信息差。

老人找到的第一个答案是“靓丽主播”。

村子里放羊的老人,拿着手机刷着美女直播,对李玉宝说,这就是佩奇。但是李玉宝摇摇头,因为打死他也不信,他孙子会喜欢这个。

老人找到的第二个答案是“佩琪”牌洗洁精。

李玉宝走进小卖铺,小卖铺阿姨指着一个洗洁精说,这是“佩琪”。听到这个答案的李玉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第三个答案是一个人。

这个人全名叫张佩奇,是一位开拖拉机的同乡。

第四个答案是一种玩法类似于跳棋的棋。

这个答案是李玉宝在一大堆下象棋的老头子中寻找到的。

显然这四个答案,都不是孙子也不是李玉宝想要的。

第五个答案是一只粉红色的猪。

在村里人的提醒下,李玉宝找到了这个快接近正确答案的答案。这个答案是在北京呆过的老三媳妇说的。当然,她并没有说得十分准确。但是老三媳妇阅历丰富,在北京呆过,李玉宝开始相信这个答案,立马拿起蘸着红色颜料的刷子,去刷红他的小猪。他的这一举动,让老三媳妇实在看不下去,说,佩奇是假猪,指了指鼓风机说,长得像这个。

老汉李玉宝认为自己终于找寻到了真正的答案,开始做起了他的鼓风机猪。

但当他完成了这件作品之后,却收到了儿子不回家过年的消息。但最后儿子还是回到了老家。李玉宝在家人好奇与惊讶的眼神中,亮出了他给孙子准备的宝贝——小猪佩奇。

短片的最后,儿子接老人到城里过年,在影院一起看起了《小猪佩奇》。这个时候,李玉宝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答案——佩奇一家都是猪。

整个故事情节都在李玉宝寻找佩奇的过程中展开,可以说是一波N折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看到了农村的面貌,农村老一辈人的面貌以及反差带来的幽默与诙谐。

这个短片的成功之处,恰恰是塑造了这一故事情节,它完整且成功地说了一个有趣且有爱的故事。

在这则短片中,塑造了四样最有趣的事。(个人理解)

你知道我不知道的。(爷爷的好奇与迷茫)

我知道你不知道的。(城乡差距与代沟)

我们都知道的。(拥有话题)

我们都不知道的。(共同好奇)

所以故事在已知和未知中形成交叉与矛盾,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。

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,发表演说《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》;曹文轩在朗读者节目中说,文学就是四个字,“生离死别”。作家曹文轩的观点从一个侧面看可以理解成文学讲的是人“生离死别”的故事。

所以一篇真正好的作文,它的核心是作文中的这个故事本身是否出彩,故事是否切合题意,故事是否吸引读者,故事是否流畅易读……而不在于拥有华丽的辞藻,多样的修辞等等。词汇句读与写作手法,都是配合故事,而不能本末倒置。

当我们能把一个故事说得流畅自然,说得有趣生动,说得深刻深远,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。

三、主旨的多元化

“啥”是佩奇,在这则短片中,有多个答案。这些答案,都是短片的主旨。首先,我们最能感知到的是爷爷对孙子的爱,老一辈人对新生代的在意和在乎。脱离短片,回到生活,我们发现长辈,尤其是祖辈,他们对晚辈的爱往往都是十分彻底的,一般都是晚辈说一,他们不会说二。韩国有一部电影叫做《外婆的家》,深刻地诠释了这一点。我并没有看过此片,但是只看了相关的影评之后,便有种泪眼婆娑的感觉。当李玉宝拿出蘑菇等农产品硬要塞给自己儿子的时候,我又想起了前阵子微博里有一个热门的话题——晒后备箱。那些成家了的孩子每次回去看望后,其后备箱中总是塞满了父母给的吃的和用的。这一场面刻画,生动地反映了中国父母的内心,在父母的心中,孩子永远都是孩子,他们永远都会缺少关爱和某一件东西。

第二个主旨就是在呼吁年轻一辈人回家过年,常回家看看。就如同歌曲《常回家看看》中所唱的“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 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常回家看看 回家看看 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 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 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”。

第三个主旨就是城乡差距和代沟。这个故事的驱动外因是城乡之间不同的认知领域,对于城里人来说,佩奇是众人熟知的事物,但是在偏远农村,这是一个令人无法捉摸的话题。爷孙两代人之间不同的认知,使得故事充满回味。但是在短片中,佩奇充当了桥梁的作用,连接了他们的代沟。无论是城乡差距还是代沟,在亲人之间,爱都是最好的连接方式。

第四个主旨是中国人的情感共鸣。几千年来,中国人对故乡情和团聚意都特别注重。这些情感都是内化在中国人的血液之中的。年,每年都在过,随着时光的推移,觉得过年越来越没了兴致。操劳了一年的母亲,年底还是会坚持,仔细地打扫屋子的每一个角落。表面上看这是一种仪式感,而更深的是过年的文化习俗中渗入了太多的情感元素。

无论哪一个主旨,都可以触动观众的泪腺。

但是在日常写作中,我们不必过分地追求主旨的多元化。因为当一个主旨,它足够鲜明,足够深刻的时候,读者在阅读你的文章时,已经了解到了你在说什么,并会与你共鸣或感同身受。

题(作文题目)对题(写作要求),说一个好的故事,说出故事的味道和主旨,让读者清楚明白地感知故事中的情与意,就是一篇好的作文。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【版权声明】【我要评论】【点击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文秘范文
文秘专题